主頁 餐廳意大利 ITALY 米蘭|Sadler
米蘭|Sadler

米蘭|Sadler

厨师的法语是chef de cuisine,而音乐指挥家是chef d’orchestre,虽然是两种不同的chef,可都是团队及作品的灵魂。如果指挥家溜走,恐怕演奏也听不下去,而主厨亦是一样。所以作为我口福的关键人物,如果只忙着跟顾客搭讪,把厨房的舞台搬到餐区,我心里就怕。这晚光顾米兰的米其林两星“Sadler”,主厨Claudio Sadler就像交际草,飞来飘去,而我的好心情也随之散去。

主厨Claudio Sadler

Sadler叫自己的料理做“Modern Evolution”,顾名思义,就是从传统中演化,混搭元素少不了,菜式则带有和风格调,比如鲣鱼干、日本火锅、生鱼片及绿茶等等。

菜单
菜单

菜单

拿到菜单,看来看去,不太合眼缘,干脆不点套餐,要了前菜和主菜,要是喜欢再尝甜品。吃饭有时只凭感觉,何必太过认真?

鲟鱼片-鲑鱼子-辣根奶油-牛油果奶油-甜菜根片
意大利鱼生片

前菜来份鲟鱼片,烤至外熟内生,配以鲑鱼子、辣根奶油、牛油果奶油及甜菜根片。搞不清卖相走什么路线,不传统也不时尚,味道虽比卖相好,不过也吃不出什么名堂。 同行魔女C的意大利鱼生片(Italian sashimi),我偷了几口,原来是鱼克鲁多(Pesce crudo)改了个名字,同样找不到惊喜。

红虾意粉-红虾酱汁-番茄-黑飞鱼籽
虾蛄及洋蓟通心粉

主菜稳当一点,选了红虾意粉-红虾酱汁-番茄-黑飞鱼籽,我想,在意大利吃意大利面,不可能出错吧。尝一口,浓浓海味在嘴里爆发,面条够嘴劲,却不料开心得太早,突然轮到咸味涌现,连番茄粒也无法补救,其实咸度稍微降低一点就完美了。阿哥A的通心粉,我也试试,有虾蛄、虾蛄汁及洋蓟,味道不错,可是通心粉高温烹调过头,一下子成为败笔。

到了甜品时间,大家都说饱,不知平时大胃王的我们,胃口何时变小了呢?说实话,我不抗拒创新,但见好就收,又协调平衡,不是一般水平能做好。烹调犹如一块调色板,颜色调得好全靠功力,没有逻辑的混调,出来就是一滩泥,简直是眼球上的灾难嘛。

You may also like